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 > 正文

逝去的怀念

襄樊网 时间:2019-12-02 18:16:08来源:东方焦点网

class="">那一年冬天,我10岁。家乡这个城市第一次给我的记忆里送上了雪花。不一会,窗外就白雪皑皑。我抱着父亲送我的足球兴奋的满院子的奔跑。我们打雪仗,堆雪人,踢足球,一点也不觉得冷。

那一年冬天,我11岁。我抱着小提琴匆匆的赶到房间,好不熟练的折腾半天才拉出那一首五音不全的生日快乐。父亲笑了,我却哭了。

那一年冬天,我12岁。母亲带着我去了丽江和大理。第一次见到雪是在玉龙雪山。我抱着氧气袋,站在山顶,抱怨着父亲为什么不一起来看看雪。

那一年冬天,我13岁。我用电脑做了一张贺卡。别人问你电脑和谁学的?我说和我爸。

那一年冬天,我16岁。家里来了小宠物,一只雪白的萨摩耶犬。那种雪白,就像第一次见到的雪花一样,洁白无瑕。

那一年冬天,我17岁。我和所有孩子一样,渡过了单纯叛逆青葱无暇的花季雨季。

那一年冬天,我18岁。我幸运的去看了北京奥运会。看着国旗护卫队的英姿飒爽,我说我也要穿上绿军装。

这一年冬天,我18岁。我穿上了绿军装,如愿以偿。我第一次没有在家里过年。我想父亲,想母亲。我熬过了最难忘的新兵连。

这一年冬天,我19岁。我第一次打靶得了优秀。我打电话告诉妈妈,让妈妈不忘告诉爸爸。

这一年冬天,我20岁。我考上了军校,去了广州。我兴奋的好几夜睡不着觉,因为老爸你曾经来过广州啊。

这一年冬天,我21岁。我抱着足球,参加大学的校内足球赛联赛,最终得了冠军。

这一年冬天,我22岁。我已经可以抱着小提琴完整的拉下那一首生日快乐。

这一年冬天,我23岁。我在学校用计算机制作了教学视频和毕业视频。别人问我,谁教你的?我说我爸。“你爸现在还教吗?”我说“他不教了。”

这一年冬天,我24岁。我毕业了,我一路的追赶,父亲却一直在路上。

爸爸,我想对你说,你没看过我踢球的样子,你没看过我穿军装英姿飒爽的样子,你没见过家里来的新宠物,你没听到我用那把小提琴流畅的拉下那一首“生日快乐”,你是计算机教师却没来得及把最厉害的电脑技术教给我。

爸爸,我想对你说,我想和你一样,在那雾霾的冬天你和病魔斗争的过程中,从容而坚强。我想和你一样,在那个无比寒冷的冬夜里,不忘用微笑抛洒温暖。在橄榄绿的生涯里,我受领任务去了渤海明珠南戴河,发现大海的潮汐是为了眷恋沙滩的柔软。我毕业实习到了天涯海角三亚港,发现天和地的距离不是最远的距离。如今,我在祖国滇南的边境线,发现星辰的闪耀是为了衬托夜空的深邃。

可是,你在我穿梭的身影中渐行渐远,你厚厚的臂膀在夜夜遥望中,朝着一个方向固执的张开,终于相信,你是我夜归船的那盏明灯,亮在我遥遥生命的河里,永不熄灭。

爸爸,我想对你说,我守卫着祖国的边疆,凝望着有你的远方,纵使时光怎样的老去,不老的是你对我,深邃如许的目光。今天,我又整理好戎装,祈盼着你能看到有我的地方,让我给你送去春天的怀念。

爸爸,我想对你说,谢谢你爸爸,又一年冬天到了,我,真的长大了!

高一:王宇


相关阅读:
手机赚钱+V fjhepr.wang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