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 > 正文

京郊“泔水猪”养殖场调查:当地村民都不在附近买肉吃

襄樊网 时间:2019-11-30 17:36:06来源:东方焦点网

京郊“泔水猪”养殖场调查:当地村民都不在附近买肉吃

一辆泔水车驶向草桥西路的餐饮一条街

京郊“泔水猪”养殖场调查:当地村民都不在附近买肉吃

拉着地沟油的车辆驶出养殖场

京郊“泔水猪”养殖场调查:当地村民都不在附近买肉吃

双方在路边树林里交易

京郊“泔水猪”养殖场调查

正常的肉食猪都是吃稻糠或饲料长大,对人的身体无害。可有一些人,专门收集餐馆的剩饭剩菜来喂猪,这样的猪俗称“泔水猪”。由于餐厨垃圾未经无害化处理,如果直接被用于饲养业,可能会成为传播疫病的重要隐患。

连日来,本报记者经过一系列暗访,发现在北京大兴、房山、通州等地,有10余处喂养“泔水猪”、“泔水牛”的黑心养殖场(分布见右图)。这些地方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地点隐僻,交通不便,且外来人口比较集中。据知情人透露,这10余个养殖场每年至少出栏“泔水猪”10万头以上。

现场1 房山区长阳镇佛满村

永定河堤旁藏着黑养殖场

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首先来到房山区长阳镇佛满村,村子不远处就是永定河西堤。由于永定河缺水,堤岸和河道上长满了杂草,远远看去犹如一片荒地。拐过几个弯,一个类似垃圾填埋场的地方映入眼帘。这里到处都是烂菜、废纸,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酸臭味。环顾四周,看到许多沿堤搭建的小屋,一个挨一个,约几公里长,“泔水猪”养殖场就隐藏其中。如果从远处看,几乎看不到猪舍,走近后才能听到猪群发出的“哼哼”声。

走进养殖户家里,记者发现,家家都有一个用来煮猪食的大黑锅,还有一辆专门用来拉泔水的三轮车。在一家养猪户门口看到,一口大黑锅里盛满了漂浮着厚厚一层红红的辣椒油的剩饭,剩饭中混着龙虾壳、肥肉、鱼骨头等变质食物。经过加热后,这些泔水散发出一股浓重的恶臭。尽管天气寒冷,但透过蒸腾的热气,记者仍能看到满屋的苍蝇。

中午12时许,正是给猪喂食的时间,养猪户们非常忙碌,各自在土灶上煮制猪食。一名男子从旁边的发酵池中大勺大勺地舀出长满霉渍,已经发酵的餐厨垃圾,倒入一口硕大的铁锅。温热后,男子将这些黏稠、酸臭的猪食倒入猪槽,这时一头头猪蜂拥而至,很快将槽中的猪食一扫而光。

记者了解到,这些养殖户都是外来人口,租用本地村民的土地建猪舍养猪。在佛满村,仅养猪户就有上百家,每家的饲养数量少说七八十头猪,多则一百多头,还有的在两百头以上。这些养殖户除了养猪,还养“泔水牛”,而且数量不在少数。

现场2 通州区马驹桥镇大松垡村

当地村民都不在附近买肉吃

随后,记者来到通州区马驹桥镇大松垡村,与其他几个养殖场的遮遮掩掩不同,这里用泔水喂猪似乎特别“光明正大”。记者走进一家养猪场,院中污水横流。养猪场场主正蹲在一个土坑前,坑上支着一口直径两米的大黑锅,锅内黏稠的泔水不断冒着气泡。只见他把一根木棍伸进锅里,挑出几只塑料袋和一次性木筷,顺手丢进锅底的火堆。黑锅后面是一排猪圈,记者刚一靠近,黑压压的苍蝇就如“轰炸机”般呼啸而来。

“这一片的养猪场,哪个不用泔水喂?”场主告诉记者说,他养了近200头猪,饲料全部是泔水,一年到头都不愁销路。“我们买肉都不在附近买,每天离着老远,就臭味儿扑鼻。”据大松垡村的村民说,这些养猪场10年前就已经有了,开始只是零星几家,后来随着养猪户越来越多,这里渐渐形成了一个“养猪村落”。

记者看到,除了现有的100余户养殖场,还有几个正在建设中。据一位养殖场主介绍,他们这个村大多是老乡、亲戚相互介绍来的,每年租金5万块,除此之外还要给村里管事的送礼,如果有外人想到这里租地养猪,村里是不允许的。

现场3 大兴区魏善庄镇吴庄村

养“泔水牛”熬“地沟油”

牛原本是一种食草动物,但在大兴区魏善庄镇吴庄村,50余个养殖户收集附近餐馆饭店的泔水,经过简单加工,废渣用来喂牛,剩下的用来熬“地沟油”。

记者在吴庄村的一个养殖场里看到,在熬制泔水的土灶旁边的三轮车上,摆放着几个又黑又脏的大桶,里面是刚刚拉来的泔水,一名女子正忙着准备给牛喂食。每个牛圈里有十几头牛,牛身上到处是大块的黑色污渍。在牛圈前,有6个一米宽、两米长的长方形发酵池,池里的泔水已经溢出,臭不可闻。在发酵池旁边,还并列放着3个装满豆腐渣的大铁桶。

“为什么用泔水养牛啊?”听到记者的询问,喂牛女子笑了,“这还用问呀,养‘泔水牛’成本低呀,能省下饲料钱。”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喂饲料不挣钱,本钱还高。如果养100头牛的话,没有十几万元资金根本周转不过来。如果是喂泔水,就不用花钱买饲料,只要一个月给小饭店几百元钱,就够牛吃的,而且泔水熬出来的油还能卖钱。”

泔水来源追踪

每晚大小车辆

驶向餐饮街

大狼垡村距离京开高速只有5公里,每天夜里这里都一派繁忙。子夜时分,一辆辆三轮车、摩托车、小卡车载着满是污迹、臭气熏天的塑料桶、油桶等容器,从村中鱼贯而出,直奔市区的酒店饭馆。几个小时后,大小车辆满载而归,一个个盛满了残羹剩饭的黑糊糊的汽油桶便被卸到了各家的猪圈、牛舍旁。

11月25日傍晚,记者来到大狼垡村,一辆河北牌照、满是油渍的三轮车停在一家养殖户门口,车上摆放着十几个蓝色塑料桶。根据记者的连日观察,这辆三轮车很可能是拉泔水的车辆,于是记者开始蹲守以摸清情况。

当晚7时30分许,三轮车发动引擎的声响划破了夜晚的宁静。虽然三轮车车速不快,但记者驱车跟随却难度很大。从大狼垡村到草桥西路大约30公里的跟踪过程中,记者两次险些跟丢。如果正常行驶,从大狼垡村出发后可以很方便驶上京开高速,不堵车的情况下30分钟即可到达草桥西路。但三轮车从始至终只沿小路行驶,为了逃避交警的视线,坚持不走大路走小路,中途如果遇到红灯,基本上都会闯过去。就这样,记者跟随了大约一个半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车辆的目的地是草桥西路“餐饮一条街”的后巷,一家餐厅的员工与收泔水的男子有说有笑,显得非常熟悉。在大约一小时的时间里,十几桶餐厨垃圾被接连送来,倒进蓝色塑料桶内。据了解,这些饭馆和收泔水的人有协议,对饭店来说,不仅不花钱就可以处理掉这些餐厨垃圾,而且每个月还能获得一笔费用。“这个费用不确定,一般来说每月800元左右,如果规模大的饭店会更高。”一位餐厅员工告诉记者。

地沟油去向追踪

从南六环被拉到了北五环

经过连日的观察,记者发现,养殖户们不仅用泔水喂牛、喂猪,还用泔水熬制“地沟油”。

11月23日下午5时许,记者在通州马驹桥镇大松垡村前的九德路蹲守,发现一辆车牌号为“冀R0B299”的白色福田小货车驶出养殖场,后车厢里载着十几桶“地沟油”,随后沿九德路向北行驶了不到一公里,司机下车观望后,将车倒进了路边的小树林。

半个小时后,另一辆车牌号为“京QJX703”的白色半封闭式小货车停在了“福田”车旁,司机下车后手脚麻利,将“福田”上的油桶搬到了自己车上,扬长而去。记者随即开车跟上,并适当地与之保持一段距离。

这辆小货车一直沿九德路向北行驶,时速一直保持在70公里左右。穿过六环路,小货车准备向北直行到台湖镇时遇到了红灯。看到小货车停下,记者的车立即减速,并让后面的一辆车超过去。绿灯一亮,小货车立即加速穿过台湖镇驶入京津高速进京方向。

小货车从高速上到了南五环后,速度明显加快,不断地变换车道超车。一直行驶到北五环北清路出口时,突然驶离五环,进入一条小道,记者的车也跟着拐了进去。由于天色已晚,小路上并没有多少车辆。跟着小货车拐了几个弯之后,记者发现小货车的速度开始慢下来,接着,拐进路边的一个厂区里。为了不引起对方怀疑,记者并没有停车,而是继续向前开,20分钟后记者调头返回。

厂区大门外的标牌上写有“中国船舶工业系统工程研究院隐身与防护检测中心”的字样,外部车辆禁止驶入。透过厂区外的栏杆,记者看到这辆白色小货车停在一个仓库前,司机将车上的“地沟油”搬入仓库内。

本报记者 陈坦 文并摄 J199

原标题: 京郊“泔水猪”养殖场调查:当地村民都不在附近买肉吃
相关阅读:
手机赚钱+V rjgd.wang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