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小说 > 正文
圈养小娇妻精彩章节试读(叶若瑶秦奕)
2021-04-06 23:27:27

主人公是叶若瑶秦奕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这里提供叶若瑶秦奕小说精彩章节试读。这时传来三声平稳的叩门声,外头是一个女子温婉轻柔的声音,“秦公子,她醒了?”秦公子?

内容精选:

他的语气并没有很严厉,但显然也算不上多友好,让刚刚逃出虎口惊魂未定的我结结实实地又打了个寒颤。

我只好睁开眼睛,正对上他那一双眸子,他的眸子漆黑如墨,像一个暗不见底的深渊,几乎瞬间把我吞噬。

“我……”我踌躇着如何开口,他忽然扯了扯嘴角,轻嗤一声,“你就是叶老虎养的那个女儿?”

他定然猜到了我是在安县,在“芭比士多”偷偷混上车的。我心里怀着极大的疑惑,但我还是决定不主动开口,且听听他怎么说,我才好应对。

我微微颔首,“是。”

“你胆子不小。”他像是在自言自语:“看来司机该换了,车上多了这么一个大活人,都没人发现!”

我大概明白了,我应该是上错了车。同样是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停在“芭比士多”前面的停车场里,我不知道车牌号,也没有时间细看,于是稀里糊涂地混上了秦公子的车。

这时传来三声平稳的叩门声,外头是一个女子温婉轻柔的声音,“秦公子,她醒了?”

秦公子?

这年头哪有这种叫法,听着就不像什么正儿八经的人,恐怕和豹三爷叶老虎他们是一类。

我开始后悔当初除了关注豹三爷以外,没有好好打听打听省城离还有哪些大人物,因而我也完全无从得知这位秦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也许,他姓秦,正好去赴了一次叶老虎的宴,仅此而已。

在我出神的时候,那叩门之人已经得了许可走了进来,是一个年轻的护士。

护士姐姐摸摸给我量体温,又摸摸的我额头,然后看向秦公子:“没事,宿醉而已。”

护士姐姐出去以后,他看向我,“既然没事,就该送你回去了。”

我一听到他要送我回去,吓得一个哆嗦,哧溜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差点给他跪下:“不不不,我不回去,我好不容易跑出来,我不回去。”

我为了逃出来,闹了不小的动静,要是现在把我送回去,我敢肯定,叶老虎绝对会变本加厉地折磨我,我还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两说了。而面前这位秦公子……从他家中的摆设和这个人的气场来看,他应该是有能力保护我的。

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我秦家一向同安县和归义帮井水不犯河水,对不起,小姐,这个忙我帮不了。”

我一着急,这回是真的噗通一下跪了,眼泪都要急出来了,带着哭腔,可怜兮兮地求他:“好人做到底,求求你收留我……”

他满脸嫌弃地往后退了一步,我这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那身粉红色的小礼服裙子,因为在后备箱里头躺过,衣服已经皱成了一团,浑身都蹭得脏兮兮,像一只流浪猫。

我识相地也往后退了一点。

这时他看着我,好像在审视一个猎物,带着点自言自语的意味,“叶老虎看得那么紧,居然还能让你给逃了。停车场突然断电……看来也是你的把戏,你这小姑娘……倒有点意思。”

我在这个时候敏锐地抓住他话里的态度,连忙表态:“求求你,让我留下来吧,只要不把我送回去,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秦公子的目光似鹰隼一般,几乎把我穿透。他在我面前俯下身,三根手指捏起我的下巴,迫使我抬起头来:“要你做什么都行,嗯?那你告诉告诉我,你都会做些什么啊?”

他的手指冰凉,语气轻浮,我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我……”我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最后发现我好像真的什么都不会。叶老虎把我养得白白嫩嫩,日子一向都安逸得很,我连扫地拖地都几乎没做过。

我底气明显不足,只得摆出一张看起来特别无害的脸,嗫嚅道:“我可以帮你收拾屋子,洗衣服做饭……那个……我会很努力,绝不偷懒!”

“哦?呵呵呵呵……”他低声笑了起来,“如果叶老虎知道你在我这里,你说,他是不是会跟我拼个你死我活?”

他摇摇头,放开我,“我是个生意人。为了一个小保姆得罪称霸安县的叶老虎,这笔买卖怎么算都好像亏本哦。”

“这……”我连忙表决心:“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不会的,我现学!”

“真的做什么都行?”他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放开我,一手放到衬衫纽扣上,开始慢条斯理地解扣子。解了胸口的两粒,手开始滑下去,放到了腰带上,准备解裤子。

这种事情章姐没少教我,我并不陌生,可我一时还是没法接受。我被他吓了一大跳,忍不住抱着胳膊往后退。

他的手停住,脸上带着一丝邪魅,故意拖长了语气,“刚才不是说好了,做什么都行的吗?”

怎么办?刚逃出虎口,难道我又掉进了狼窝么?这秦公子虽然看起来相貌堂堂,甚至可以称得上英俊潇洒,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有的,而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也许他能拯救我于水火,但他同样也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毁灭我。

“这……”我努力控制住身体的颤抖,咬咬牙,“行,只要你同意让我留下来,做什么都行!”

好歹他还算是个翩翩公子,陪他睡也比陪叶老虎那个变态禽兽强。

我闭上眼睛,带着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心情,松开了抱在胸前的双臂。

我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的手落在我身上。

我颤抖着眼皮睁开眼,见他眉毛轻扬,脸上分明是一个大写的嫌弃。

“算了,没胃口,脏兮兮的也就算了,小身板看着都硌骨头。”

我很想一个白眼瞪回去,但是很快又想到自己的处境,生怕他因为看不上我而坚持把我送回叶老虎身边,只好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那……”

他好笑地看着我,然后指着浴室:“去洗洗。”想了想,走了出去,不一会又进来,把一件连衣裙扔给我,“先将就穿着吧。”


电动保洁车 https://jxluxiang.cn.china.cn
相关新闻
麦文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