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亲子 > 正文

《卖炭翁》扩写

襄樊网 时间:2019-09-24 11:46:21来源:东方焦点网

《卖炭翁》扩写


许欣彤


他恋恋不舍地从衣袖中伸出好不容易捂暖的手,去拢紧身上残破不堪的衣服,仍希望它们能让身子也暖和一些,动作轻柔而有力。使劲时,他手上的皱纹龟裂开,像生生地被拉往两边的深深伤口,让人觉得再看下去就会瞅见血肉,我不知道他到底用力了没,但那道刻印真令人胆战心惊,不过想来他是不敢用力的,那针脚不密不绵不细也不牢。若扯坏了,谁来补上这冬日仅余的一片温暖?但老天是疼惜他这把老骨头的,老翁往好处想,他看着东方艳红美丽的朝云,在已开始从青泛蓝的天空里兀自舞蹈,不禁失神。昨晚那一场雪,冰彻冻骨雪凉天地,他从稻草堆上翻身而起,僵硬肿胀的手脚和关节即使再不听他使唤,老翁也要惊喜地折了腰。萧瑟的乡间小道蜿蜒曲折,天还很早,但到城里去这点时辰也差不多了,牛呼出热气,鼻子上满是冰碴子,身后的炭车稳而重,雪花绵绵也成了压得厚实的冰层。老翁回头望望,再冷,这一车炭卖出去,也足够我温饱一番了,他竟已开始想起那些对他而言的奢侈品:包子、热茶……伴着车轮驶过冰霜的清脆声,老翁有了憧憬一种无与伦比的美妙冲散疲惫。


他放开牛,见它飞奔回去,心中不知何感。他把炭车给守门的士兵,让他带进宫去,好办成了自己这桩难受的差事。身下的白马驻立在地,风从宫门里吹出来,有丝丝暖气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从小被安排的这种命运,也不过是为了在这战乱年间活下命来。身上的黄衣看似金光灿灿流光溢彩,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旁边的少年还在不懂世事的年纪,头向后转望着,他知道他在看什么,是头上系着绸缎别扭奇怪的黄牛,还是该怎样表情的老翁?应是绝望了,方才他让小子读那什么瞎编的诏书,随随便便就把炭车牵过来,他清清楚楚地看见,生命的一切美好和希望隔离在老翁之外,神光从老翁眼里一点点的流逝,不听老翁内心怎样叫嚣呼喊。他顿觉茫然,这个世间,是怎么了?


他很累,身上有时落下讨厌的冰雪,他也就哆嗦几下,不理会。从晨光初晓到日上三竿,他 瘦弱如长青竹的老翁一直引领着,自山水乡间到金银宫市,炭车的绳圈一从脖颈拿下就卧地不起。地很凉,像张冰床,有时仍会飘雪,沾湿他得毛发。感到困倦不已后,他干脆闭上了眼闷睡,直到身边一阵持久骚动,再接下来便是恒久的沉寂。老翁的手放在他腹上,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两匹白马八只蹄子,他不感兴趣。阴柔的语声冲他而来,逼迫他拉移炭车,放开之后他不明所以,奔向老翁身边,老翁又瘦又高,长年的劳作令他体格健硕,十指发黑,肌肉似是在骨头之间蹿出来的。他就静静卧在其旁,也不记得不知道老翁干了什么。他昏沉睡去,做了一个梦,梦境中,老翁在一片青色的竹林里砍柴烧炭,一次次弯腰,一棵棵倒下,烟火缭绕竟熏黑了他一头华发,竹子却逐渐黯淡下去,颜色异常枝干发软竹叶枯萎,一朵朵妖异的绝尘花在一节节竹骨上盛开。视线模糊起来,被遮挡了大半,轰然倒下的竹子掩映出老翁愈发缓慢的身影。老翁,他又一次弯下腰去,再也没有直起来。炊烟袅袅,四散而开,包裹住整个梦境,宫门外,夕阳接触群山,红色霞光刺得云层要滴出雪来,天空欲暗未暗,冷风止了。


华灯上檐,宫里一片暖气洋洋,宦官们都觉得脚下的雪,化开成水了。


不冷先生评:这是一篇随笔,扩写《卖炭翁》,文章四段,前三段,各以一个角度写:老翁、黄衣使者(太监)、牛,构思巧妙,立意深刻。结尾一段,意蕴深长,不可多得的一篇佳作。


附原文: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相关阅读:
惠州拖车救援 http://huizhou.qingtu8.com/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