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 > 正文

魅族内讧升级,公司内讧可不止他们一家!

襄樊网 时间:2019-12-01 19:07:54来源:东方焦点网

4月17日,因为公开质疑魅族高级副总裁杨柘不能带领魅族走出困境,魅族总监张佳被魅族开除,通报称其对魅族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张佳回应称,不认可公司邮件中评价,并会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权益,并表示,杨柘滥用权力、使用其指定供应商(存在偷税漏税问题)等,肥了他们口袋而损害了公司。

4月15日凌晨,张佳在自己的微博账号@盖文张上发布消息称,自己不认同杨柘加入公司一年多来的工作成果,“他若是能带领魅族走出困境那我就认了,然而从他入职近一年的表现来看,他不能”。

盖文张的吐槽立即引起了许多煤油(魅族粉丝的代称)们的响应,一时间黄章的个人账号下充满着“开除杨柘、让羊驼滚……”的留言,而杨柘的个人账号下则是被满屏的“还不走人”的谩骂声音。

因为杨柘曾经在华为负责Mate 系列手机的营销,从P7的君子如兰、P8的似水流年到Mate 7的爵士人生,杨柘想在魅族上复制华为的成功,但刚入职只有1年时间的杨柘,却忽略了煤油们对于魅族的原有印象和坚持。

目前在售机型中,魅蓝的中低端已经成为了魅族的绝对主力,已经将近一年没发布新品的魅族,在大众眼中早已失去了高端旗舰品牌的形象。而去年发布的魅族pro 7,如今1499即可入手,这样的失败,带给魅族的伤害是致命的。

4月17日,内部冲突升级,上午11点,微博用户“胖子二东”发布消息称,自己与魅族公司CMO杨柘下属员工发生矛盾,甚至发生肢体冲突。在微博中,他还配上了一张疑似自己手部受伤的照片,并暗示对方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对于纷至沓来的指控,杨柘本人进行了回复,称“涉事员工已报警,任何不实之词都会面对法律的审视”。

大公司的内部战争

当前,创业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一种时髦。有投资大佬说,创业成功那是偶然的事情,是很小概率的事情。创业失败才是必然的,而内讧就是创业失败的大杀器,魅族内讧只是其中之一。

2008年,国美集团董事长、第一大股东黄光裕因操纵股价获罪而失去人身自由,公司二号人物陈晓继任,此后陈晓发动多项“去黄化”措施。2010年9月 28日国美启动临时股东大会,黄光裕家族以及众多个人股东,与陈晓领军的贝恩资本、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富平投资等机构投资人展开 “交锋”。经票决,黄光裕保住了大股东地位,各方利益形成妥协。次年陈晓辞职。

2009年初,真功夫宣布当门店数量达到800家时会谋求上市,预计2010年冲刺A股IPO。但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真功夫内部两位曾经风雨共度的创始人却正酝酿翻脸。2009年3月,媒体曝出真功夫总裁蔡达标的“二奶”胡某索要两人所生儿子的巨额抚养费;4月蔡达标的前妻潘敏峰状告蔡达标重婚、誓言要夺回真功夫25%股权;8月11日,真功夫第二大股东潘宇海委派的“副总经理”与公司总部人员发生“肢体冲突”,正式揭开了“股东内讧”的帷幕。2011年真功夫原董事长蔡达标因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等被逮捕,2014年广州中院对蔡达标案作出终审判决,蔡达标获刑14年。此后蔡达标所持真功夫股权进入司法拍卖程序。

2010年7月23日至26日,智联招聘的员工先后收到四封邮件,颇为戏剧性的是,他们分别来自公司两派高管团队,并且轮流宣布开除对方职务。公司CEO下令解职CTO、副总裁、技术总监等高管,旋即董事会又宣布开除CEO、COO等4名高管。四天之内,四封邮件,八位高管齐齐“被去职”,随着内部邮件的曝光,CEO与投资方之间矛盾逐步公开,一家连续亏损12年的企业,陷入了空前危机。

2011年11月,平安信托以51亿元从上海国资委手中受让上海家化集团100%股权,后者从此由一家地方国企转变为了私营企业,完成了“国退民进”的股权改制,在经历了短暂的“蜜月期”之后,上海家化的管理层和股东方矛盾频出,且不断升级。事件导火索始于平安对于上海家化收购海鸥表项目的否决。在入主上海家化时曾声称“暂无改变上海家化现任董事会成员或高级管理人员的计划”的平安信托一改初衷,显露出强势作风,不但要另外派一名董事,还要指定一名独立董事,直接干预家化的日常运营,这令葛文耀大动肝火,两者矛盾也进入白热化阶段。而后的“小金库”事件则彻底激化了双方的矛盾,双方的口水战公开爆发,已是水火不容。2013年9月18日晚间,上海家化发布公告,公司董事长葛文耀先生“因年龄和健康原因”提出辞职申请。

2012年5月,雷士照明董事长吴长江被中纪委约谈调查之际,董事会要求吴辞去全部职位。但接下来一系列人事变动被相继公布:财务投资者阎焱出任董事长;来自公司第三大股东、战略投资者施耐德公司的多位高管也相继出现在雷士的核心岗位上。管理层的迅速更迭不仅催生了诸多公司内部摩擦,同时新高管的敏感身份也令这次人事变动被外界解读为施耐德将全面接管雷士的信号。此后矛盾集中爆发,并上升到罢工罢市的阶段。7月13日,雷士公司位于惠州、重庆、万州三地的工厂罢工全面展开。在这关键时刻,一度作为“白武士”的王冬雷出现了,终结了吴长江和阎焱6年的“婚姻”。

但吴长江和王冬雷的“蜜月期”实在太短,两个强势实业家合作后,谁都希望能用更多资源拯救嫡系,由此仅仅合作两年便迎来又一轮“宫斗”。2014年8月8日下午两点半,在雷士照明的董事会会议上,毫不知情的吴长江被董事会罢免,同时被罢免的还有他的数个亲信。随后,相互控诉,召开记者会,各式桥段纷纷上演。吴长江开始频繁的接触媒体,不停地在微博上控诉王冬雷,在海内外发起诉讼。法律和舆论似乎变成了他最后仅剩的筹码。王冬雷也使出“杀手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在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提起诉讼。2016年12月22日,随着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纸判令,吴长江的人生暂时定格:以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判处两项罪名,被判处14年刑期。

2017年11月28日,迅雷与迅雷金融“起内讧”,接连几天频发公告相互指责,迅雷称将取消迅雷大数据的品牌商标授权,而迅雷金融表示名称依法注册,不存在撤销,同时指责迅雷玩客币为非法集资的骗局。迅雷表示暂停原高级副总裁於菲全部职位,且於菲涉嫌利益输送。於菲则发表声明称,迅雷应以快播为前车之鉴。用一位迅雷离职员工的话说,这背后是以陈磊为代表的迅雷“新一派”,与以於菲为代表的“老一派”之间的矛盾公开化。在内讧不断之下,迅雷的股价仅29日一日就暴跌31.11%。


相关阅读:
注册就送188 bmjq.wang
------分隔线----------------------------